踏雪而行 ——曹 蓉

踏雪而行 ——曹 蓉

总是喜欢在下雪的日子,踏雪而行。

不愿意守着西窗,在大唐的诗中翻找“窗含西岭千秋雪,门泊东吴万里船”;不愿意学那白发的老翁,戴一顶斗笠,披一件蓑衣,坐在孤船边,钓一江寒雪,钓一世苍凉;也有愿意围炉煮酒,壮谈之间,深怕煮掉一夜风雪,而忘记出门踏雪。

出门踏雪,最好有伴同行。这伴一定要是佳侣,境由情生,才能回鼓掌永久。陪我走在雪中的人,一定是你。只因为那年,我们在雪地上留下偕行的脚印,生命中,从此同行,人此雪印于心。

可惜在成都,不冷不暖的天很少下雪,即使遇上大寒,上苍普度众生,分一羹雪,也只是稀稀落落地飘一阵子,转瞬无影无踪,任你骑上快马也追不回来,地面上堆起一层积雪,那真会让人有些受宠若惊,你我又怎么不想在雪地上踩一踩呢?

这个残冬一直很温软,年前连一点雪的影子都找不到,我也不再无端奢望。始料不及,大年初三的春夜,雪飘然而至。开窗探望,我竟然不敢置信!

踏雪而行 ——曹 蓉插图

你拂了满身雪花进屋,拉我上街踏雪去。夜色中,满天满街飘舞着飞雪,白茫茫好大一片。我开始相信这是真的,真是和你一起走在雪夜。有伴同行,风雪之中,还有什么感觉到痛?有伴同行,风雪之后,还有什么理由不相信天长地久?

我们都被感动了,一朵一朵,一片一片,晶莹而洁白的雪,如花散落在地,散落在我们的衣肩,“谁将平地千堆雪,剪刻作此连天花”?我们一起捧手至额,接受上苍降临的福祉。

雪越下越大,越下越急,转身之间,覆盖了黑夜中的楼房、高树和街巷,地上堆起厚雪,所有白天不愿看见的高楼大厦,所有白天不愿看见的拥塞和尘封角落,都被夜雪一一覆盖,包装成了一个莹白的世界,纤尘不染。天地好像回到最初,白茫茫真是干净。我爱的就是这份洁白,这份无瑕的美丽,人类的爱情应该就是这样吧?

不容我回旋,你忽然抓起一把冰冷的雪团塞我的脖子。我惊得大叫,你幸灾乐祸地大笑着。我乘你不防,也从地上抓起一把雪团,塞进你笑得合不拢的嘴里。你吐都来不及,我们笑成一团。然后,你追我逐,在地上玩起雪仗,就像两个小孩子。这还不够,我们跑到琼树下,用力摇动树干,摇得春雪如急雨直下,满头满脸,拂了一身。摇呀摇,摇得地老天荒,摇得海枯石烂。

雪地上,夜茫茫,我们忘记了人事的羁绊和负重,忘记了历经的风雨寒霜,忘记了一切,我们好像疯了。如果回到白天,我们还会有如此放纵和疯狂吗?至少我们会有些顾虑,有些约束,人生的现实中,有许多事和愿望是我们无能为力的。但是,我仍感谢这个迟来的雪,让我们重回无拘无束的美丽时光,让我们在滚滚红尘中,不曾失去热爱自然的心情,和那份超然物欲之外的追求。

你牵起我的手慢慢走在夜街雪地,我喜欢与你踏雪而行的感觉,喜欢你牵着我的手,踩着绒绒软软的雪地,慢慢走进一个玲珑而洁白的世界,把街巷踩成山中的弯弯雪径,把高楼看成万丈雪峰,把街树看成山中千树,挂冰雪。我们踏雪而歌,踏雪而行。其实,不必真的是要到山中踏雪,才富诗意和浪漫,只要我们有一种美丽的心情,即使身在尘寰,也会看到山中的雪景甚至可以把窗外看成西岭千秋雪,把门前看成东吴万里船,用这样的心情再回过头来看身边的人和事,就会产生无限热爱,你会相信这世间一定有永恒的东西,一定有无瑕的爱,也一定有神仙伴侣。一如雪的来临,美化了眼前的自然,美化了这世界和人的心灵,你不能不相信美丽存在。

回首走过的雪地,留下两行深深的脚印,印证我们深深的脚印,印证我们深深的爱痕。雪终会消融,但由此滋养着大地,也滋养着我们的爱情。一起踏过风雪之后,人生的长路会变得越来越好走

免责声明:本文版权归原作者所有,如有侵犯您的原创版权请告知,我们将尽快删除相关内容。

发表评论

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